赢咖2:记者探访长江大桥、江汉桥“节假日不限单双号通行”第一天
栏目: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:2019-11-06 00:00:00

楚天都市报记者吴昌华

今日,武汉长江大桥、江汉桥迎来“节假日不限单双号通行”第一天。上午,楚天都市报记者两次往返长江大桥、江汉桥探访通行状况,看到两桥通行正常。不过,在10时左右,“航大线”两端的航空路立交、大东门立交流量较大,出现轻微滞留现象。

武汉长江大桥实行机动车车牌尾数分单双号通行措施已近20年。如今武汉过江桥梁越来越多,能否完全放开单双号限行?武汉交管部门相关人士表示,这需要全面考虑多方面因素,科学论证,既保障桥梁运行安全,又服务武汉市旅游经济,最大限度方便市民出行。

记者探访长江大桥、江汉桥“节假日不限单双号通行”第一天(图1)

武胜路高架桥航空路立交

往返长江大桥、江汉桥不用踩刹车

今日上午8:50许,记者驱车由洪山广场前往长江大桥,沿路经过中南路、傅家坡路口、武珞路大东门立交,路面车流不大,行车十分通畅。

记者进入阅马场地下通道,车速也能保持在40公里/小时,驶出通道来到长江大桥桥面,车流仍然保持畅通。武昌桥头、汉阳桥头、古琴台环岛都相当通畅。江汉桥桥面车流稍显密集,但也没有出现滞留。武胜路高架桥同样通畅,航空路立交桥同样保持畅通。驱车从洪山广场一路驶来,仅在个别地点需要减油门稍微放缓车速,全程无需踩刹车。

记者随即原路返回,同样一路畅通,只是行至汉阳桥头龟山脚下,因为此处是上坡而且受到公交车进站影响,车流速度有所放缓,但也能保持在30公里/小时以上。9时30分许,记者回到傅家坡。

考虑到节假日的交通高峰时间来得晚些,记者折返再探两桥通行状况,长江大桥、江汉桥桥面车流量大了一些,仍然保持着基本畅通的状态,但在武胜路高架进入航空路立交处出现了滞留,好在并不严重。

记者探访长江大桥、江汉桥“节假日不限单双号通行”第一天(图2)

古琴台路口江汉桥

两桥通行状况要看两座立交桥

今日,长江大桥交通大队交警告诉记者,当天是长江大桥、江汉桥实行“节假日不限单双号通行”第一天,全队所有轮休的民警都来加班,以便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状况。他们告诉记者,据观察,放开单双号之后的首个节假日,长江大桥流量明显上升,基本相当于工作日的流量,从当天上午通行的状况来看,长江大桥交通可以承受“节假日不限单双号通行”的新规则。

“当天上午10时许,航空路、大东门两座立交出现小高峰,相当于工作日早高峰的流量,有点拥堵。交管局科研部门正在密切监测流量数据”,今日,武汉市公安局交管局有关专家告诉记者,城市道路的结构是路网,考察一段道路的交通管理措施是否合理,不仅看这段路本身,还要观察它所在的“网”。长江大桥、江汉桥是武汉核心区域“航大线”(航空路立交至大东门立交)的重要组成部分,两桥的管理措施是否科学合理,必须观察两座立交的通行状况如何。航空路立交是汉口区域的交通枢纽之一,直接影响到解放大道乃至汉口火车站;同样,大东门立交是武昌的交通枢纽之一,关系到武珞路、中山路这两条交通大动脉是否畅通。

记者探访长江大桥、江汉桥“节假日不限单双号通行”第一天(图3)

长江大桥武昌桥头

节假日不限号是因为桥更多了

长江大桥、江汉桥节假日不限单双号通行,酝酿了比较长的时间。去年元旦,武汉过江桥梁隧道ETC收费取消之后,作为免费通行的长江大桥和江汉桥压力明显减轻,当时就有驾驶员呼吁,单双号限行能否取消,交管局有关负责人回应表示,当前过江交通基本均衡,通行能力较强的鹦鹉洲大桥日通行流量上升13.7%,经常超过长江二桥,增幅最大;长江大桥流量微降,长江二桥、长江隧道流量几乎没有增长,汉江上的江汉桥、晴川桥的流量反而增长了,涨幅分别为3.7%、4.6%。这个涨幅应该来自机动车保有量的持续增长。待月湖桥扩建完工通车后,监测运行状况,运用大数据分析,肯定积极考虑放宽限制(本报2018年3月13日曾报道)。

1996年12月,武汉长江大桥限制货车通行,2000年起限单双号限行,至今已近20年。此次放开两桥的节假日限行,与武汉的过江桥梁越来越多有关,目前全城共建成10座长江大桥、7座跨汉江大桥。今年10月份,跨月湖桥的汉江大道通车,为航空路立交有效减负;杨泗港快速通道通车,又增一条跨长江的快速通道,进一步缓解长江大桥、江汉桥及周边道路交通压力。武汉交警监测数据显示,这两桥通车后,在工作日,长江大桥日均流量下降4.1%,江汉桥日均流量下降4.7%;在节假日,长江大桥日均流量下降8%,江汉桥下降11%。同时,武胜路、青年路、武珞路交通流均有所下降。

今日,武汉交管部门有关负责人介绍,为了既保障桥梁运行安全,又服务武汉市旅游经济,最大限度方便市民出行,经慎重研究,决定首先放开节假日单双号限行。至于能否完全放开单双号限行,还须进一步监测,综合各方面因素进行科学论证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