赢咖2:在开幕式最高处表演 武汉杂技团为军运会输送最美“飞天”
栏目: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:2019-11-06 00:00:00

楚天都市报10月18日讯(记者张聪)舞台变成黄沙漫天的沙漠,一卷丝绸从天而降,在那轮圆月之下,几尊美丽的“飞天”翩然出现,她们跟沙漠上的驼队一起,组成了一组美轮美奂的场景……

在开幕式最高处表演 武汉杂技团为军运会输送最美“飞天”(图1)

而舞台上空那美丽的“飞天”和空中商人,正是来自武汉杂技团的杂技演员,他们中的大部分人,都是在各类杂技节上拿过国际大奖的“金奖演员”。

在开幕式最高处表演 武汉杂技团为军运会输送最美“飞天”(图2)

“飞天”美,但演起来不易。武汉杂技团演员领队谢虹提到,即便是练杂技出身,但不少演员却不是主攻高空项目的,“这个环节最难的部分就是要从场外60米高的位置‘飞’到场内,而后在离地20米处进行表演。”

在开幕式最高处表演 武汉杂技团为军运会输送最美“飞天”(图3)

要“起飞”,就靠吊威亚。8月,武汉杂技团的演员们开始穿上了威亚服。在武汉最酷热的季节穿上以“紧”闻名的威亚服然后吊在太阳底下四、五十分钟,团里的演员中暑甚至晕过去的,不在少数。

最难克服的障碍是恐高。威亚的高度虽然是由1米、两米、五米、十米……循序渐进,但演员们的适应过程相当痛苦。谢虹回忆,最初的排练高度上升到20多米后,有小演员直接晕了过去,“一是心理,二是高空的气压他们也不适应。”

14岁的陈静旋是这次参与演出的杂技团演员中最小的一位,11岁进团的她就恐高,平时在团里也不敢练高空节目,“哭啊,但哭完你问她还愿不愿意上,她点点头说‘还愿意’。”谢虹说,

而其实,参加此次军运会开幕式的杂技团演员远不止13位。彩排时同样承担高空表演的杂技团优秀“老演员”江新钊已经成家,孩子在今年8月份出生,因为要全身心为军运会开幕式排练,他的妻子只能回到老家休养,江新钊几乎都没有见过女儿。但在本月初,“飞天”和“空中商人”的演员因为节目调度需要从20多个减少为13个时,江新钊也收到了不能上场的通知。

“内心肯定会有失落,毕竟为这次开幕式付出了那么多,每个演员都想在舞台上展示自己的风采。”谢虹提到,即便如此,包括江新钊在内无法上场的演员也表示无条件配合导演组的工作,“他们说自己是专业团队,都是经历过大场面的,虽然遗憾,但服从安排。”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