赢咖2:武汉孝子欲解开谜团 父亲是解放海南岛的“十三勇士”吗
栏目: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:2019-11-06 00:00:00

原标题:新洲孝子欲解开心中九年的谜团,父亲是解放海南岛的“十三勇士”吗?

□楚天都市报记者张皓 通讯员王东升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黄士峰

9年了,家住新洲区邾城街红旗社区的白玉华,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没有解开 2010年,30集大型电视连续剧《解放海南岛》在央视一套晚间8点黄金时间段热播,里面出现了“十三勇士”白凤才的名字,和父亲同名同姓。

父亲是解放海南岛的“十三勇士”吗?直到离开这个世界,父亲也没有正面回答白玉华的这个问题。而父亲遗留下来的军功章和立功证明书,却将这个疑问越拉越长……

武汉孝子欲解开谜团 父亲是解放海南岛的“十三勇士”吗(图1)

孝子心中的谜团

10月28日中午,新洲区邾城街中和里89号,秋日的暖阳洒进商业局宿舍三楼白玉华的家中,明亮而温暖。

57岁的白玉华,熟练地将中风瘫痪在床无法言语的老母亲王淑兰抱下床,安顿在椅子上,为她系上面兜,一勺一勺地喂食。

母亲已经79岁了。喂饭前,白玉华先试了试勺里的食物温度,母亲看了他一眼。他以为母亲是嫌弃他用嘴碰了饭勺,两人一阵对视,母亲似乎明白过来他是在试温,两人随即会心大笑。这笑声,让寂静简陋的老房,一下子活跃了起来。

午饭是两小半碗冬瓜和红薯,白玉华交替着喂食。母亲耷拉着头,无法配合张嘴。白玉华左手扶正母亲的头部,右手趁母亲嘴角微微开合时,快速将食物塞入她口中,但每次都只能送入勺里的一小部分食物。

突然,母亲嘴巴一张,食物又掉出来了,白玉华赶紧清理粘在母亲嘴角或掉在面兜上的食物。

更难的是,母亲吞咽成问题,大约花了一个半小时,白玉华才喂完了这顿午饭。

“这餐还算顺利,有时候一喂就是两个多小时,牛奶或者饭菜冷了,中间还得再加热,太烫了得凉一会儿……”白玉华说,自己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,背母亲上厕所,为她洗脸,清理口腔卫生,花一个多小时喂早餐,接着外出买菜,回家准备午饭,只有在喂完午饭后,四五点钟能够休息一个小时,马上又要做晚饭、喂食到8点左右,抱母亲到卫生间洗澡,等到他自己洗完澡,洗完两人的衣服,几近转钟才能睡下。

在母亲的大床附近,是白玉华每晚睡的单人小铁床。夜里,白玉华总会起来查看两三次,“如果母亲睁着眼,就说明她要上厕所。”

除了上午外出买菜,白玉华整天都没有空出门。时间在他照料母亲的一举一动中悄然流逝,只有空闲下来,他才会想起父亲白凤才离开人世已经7年了。

2010年,30集电视连续剧《解放海南岛》在央视黄金时段热播,里面出现了“十三勇士”白凤才的名字。

“当年,许多街坊邻居都说在电视里看到了我父亲是战斗英雄。”起初,白玉华还以为是父亲上了新闻,他知道父亲是转业军人,曾有各级领导干部前来看望慰问过,但父亲从未提及从军战斗的经历。

在父亲离世前的一周,白玉华专门询问了父亲,可父亲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哭着重复着一句话:“都牺牲了,都牺牲了。”

武汉孝子欲解开谜团 父亲是解放海南岛的“十三勇士”吗(图2)

立功证书的遗憾

白玉华的家里,有一个父亲遗留下来的老旧储物箱,里面装满了各种立功证明书和荣誉奖章及证书。

旧箱虽小,里面却是一片红色的世界,尘封着父亲白凤才一生的荣光。

翻开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一百二十九师《立功证明书》,其中功臣简历记载,白凤才为三八六团后期处班长,籍贯是吉林省舒兰县人,1947年8月入伍,1948年12月入党。立功事迹:1949年12月立坚苦功一次;1950年3月海练立坚苦功一次,学习好,不怕一切困难去苦练硬练。

另一本1950年频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《立功证明书》,前面两页是毛主席和朱德司令的肖像和题词,第三页为功臣像片:身着军装的白凤才英姿飒爽。内页记载:白凤才是一二九师三八六团供给处通信班副;功迹摘要:四八年五月长春外围练兵坚苦一小功;四八年十月辽西战斗立战斗勇敢一大功;四九年八月广州进军立坚苦一小功;四九年十月粤桂战役行军坚苦功二小功;五零年三月海上练兵一小功。

储物箱里,还有解放东北纪念章、华北解放纪念章、解放华中南纪念章,1956年国防部颁发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奖章证书》中,白凤才荣获“解放奖章”。

上述奖章和立功证书,此前白玉华虽然也知道,但因为父亲从来没和他讲过从军战斗经历,他也没怎么去查看和深入了解。直到2010年10月,央视一套热播《解放海南岛》。

听到看了电视剧的邻居们都说父亲是海南岛战役里面的“十三勇士”,白玉华分析,立功证明书中记载的1950年3月海上练兵,应该与解放海南岛有关。

1949年底,国民党军节节败退至台湾、海南岛、舟山群岛和闽浙沿海岛屿,企图利用海峡天堑固守岛屿,阻止人民解放军的进攻。

当年12月,10万解放军官兵进驻雷州半岛,进行解放海南岛的战前准备工作,征集、修补了2000多只木帆船,部分改装了机帆船,并于次年3月5日开始分批登陆海南岛,经过两个月的浴血奋战,于5月1日终于解放了海南岛。

父亲的练兵地点和时间,刚好与解放海南岛的历史大事件吻合。遗憾的是,这些奖章和证书,没有能直接证明父亲参加过解放海南岛战役的内容。

武汉孝子欲解开谜团 父亲是解放海南岛的“十三勇士”吗(图3)

社区干部的心愿

整天忙于照顾母亲的白玉华,心中的谜团并不为外人所知,直到遇到了社区干部王忠爱。

48岁的王忠爱,是邾城街红旗社区党支部书记,在这个社区已经工作7年了。

此前,王忠爱也知道白凤才是位离休军人,但并不了解他的从军战斗经历。

今年5月,红旗社区举办道德大讲堂。因为白玉华是社区远近闻名的大孝子,王忠爱于是多次前来白家座谈,这才了解到白玉华心中的谜团。

“这位老人,一生只向组织提了一个要求。”王忠爱了解到,出生于1930年的白凤才,18岁火线入党。2012年离世前,他曾提出遗体能否盖上党旗。

白凤才的遗物里,有好几本优秀共产党员的荣誉证书,鲜艳的红色证书,十分醒目。

2012年12月26日,白凤才与世长辞。新洲区委组织部了解情况后,派专人送来一面党旗,为老人盖上。

在白玉华的记忆里,父亲说过他有“两个生日”,另一个就是每年的八月一日。他按照父亲的遗愿,火化前为父亲穿上一套崭新的军装,戴上军帽。在青龙山陵园,为父亲挑选了第八排第一号墓葬。

作为新洲区商业百货公司的一名职工,白玉华上世纪九十年代下岗,开始四处打零工的生活。

2004年,母亲第一次中风,生活尚能自理。但父亲身患冠心病、胃病、糖尿病多种疾病,身体健康每况愈下。2010年,白玉华辞职回家,专心照顾两老的生活。2012年父亲去世不久,母亲第二次中风,从此瘫痪在床。

“他确实是个大孝子。”王忠爱对白玉华十年来专心侍奉父母的行为,感到由衷地敬佩。逢年过节,社区都会送上牛奶、米油等物资,给予白家一点帮助。

母亲每月有3000元左右的退休金,白玉华每月缴纳1500元左右的社保后,剩下的钱作为两人的生活费,十分拮据。

作为社区干部,王忠爱常常感到给予的帮扶十分有限,尽管白家从未提过任何要求,但她看到白家目前的困难,也挺为之心酸。在道德讲堂上,虽然他们将白凤才说成就是电视剧里的那个白风才,但也希望能够解开白玉华心中的这个谜团,并想办法给予白家更多的关爱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